• <button id="i4ktc"><object id="i4ktc"><cite id="i4ktc"></cite></object></button><li id="i4ktc"><acronym id="i4ktc"><u id="i4ktc"></u></acronym></li>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西风瘦马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西风】男人的肩膀扛不起山(小说)

    绝品 【西风】男人的肩膀扛不起山(小说)


    作者:茧庐主人 举人,3721.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958发表时间:2019-05-04 00:33:24
    摘要:都说男人的肩膀抗得起山!这座山,是一份责任,男人为了担起这座山,再累、再难也愿意将它扛起!然而,人的肩膀承受力是有限的,当压力已经远远超出肩膀所能承受负荷的极限时,男人们同样禁不住这份压力的压负,会被压下,甚至葬身于这座山下……屠友寀,一位很有才情的商人,便是一位愿意去担起山一般重分量的人,他有能力,有担当,但是,最终,他险些倒下了……

    【西风】男人的肩膀扛不起山(小说)
       我确实已经扛起了这座山
       但你不知道
       只消一袭风吹来
       我可能就被这座大山埋葬
      
       一
       走进这个菜市场,屠友寀突然觉得心情轻松了许多。他并不确定这份突如其来的轻松感原由是什么,反正就是轻松了,像一个在码头上扛大包的人,终于把最后一个装满东西的大麻袋扔进了货仓。他索性解开了衣领上的扣子,又把领带往下拉了些,然后觉得有股风往颈项里灌,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也就这一刻,屠友寀心头倏忽掠过一个想头:非得那么拼命挣钱干嘛,像这菜场里的人,可以光着膀子,也可以把人家递过来的香烟夹在耳根,还可以嬉皮笑脸地跟还价的美女插科打诨,然后看着那被打趣的美女的粉腮忽然像喝了老酒一样变得彤红。这多好!真实,自在??墒?,这仅仅是瞬间的念想,屠友寀很快就回神了,他已经回不去。自从他的“耀华体育器械有限公司”开张那天起,他就诀别了这个菜市场,准确说是诀别了那种肆无忌惮的生活模式,从此开始了人前风光人后神伤的大反差生活。就比方一个小时前吧,屠友寀在教育局仇副局长的办公室外等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可门开后,只等来一声:“哎呀,忘记你在等我了,可现在刚巧家里有点事,要不你明天过来?”屠友寀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能躬腰连连答应,然后眼睁睁看着仇副局长离去,至于明天仇副局长是不是真能见自己,屠友寀一点也没数。好在,这种空耗屠友寀早习惯了。
       出了教育局,一看已经五点,去哪都不合适了。想想,屠友寀决定去买菜,他有一手好厨艺,可这一转眼,他差不多一年多没下厨了。
       这是市中心的一个大菜场。以前还没开公司时,屠友寀常陪老婆过来买菜。所以,虽然已经差不多一年多没来,但还有好些菜贩都认得屠友寀,见了他,忙打招呼:“哟,屠总,好久没见您了,做大买卖了吧!”
       “哪呀,挣饭吃吧,都挣饭吃?!蓖烙褜u堆着笑回那些打招呼的商贩,然后补一句:“我先转转哈,回头过来?!蓖烙褜u毕竟是生意人,买东西不认熟,挑选、压价都拉不下脸。所以,招呼归招呼,他不会随意搪塞自己,胡乱买些菜回去。
       半小时后,屠友寀手里多了一个大塑料袋子,猪排、鳜鱼,牛腱子肉和几颗青菜。他没往原路从进口出去,而是绕了个弯子,从菜市场外的弄堂里回到了停车的地方。直到这时,他心里才有了几分舒坦感,上了车,又拍拍方向盘,自言自语地说了声:“家是港湾,嗯,家是港湾?!?br />   可惜,眼看他这只小舟又泊不了港了,因为,就在屠友寀车子发动起来时,电话响了,职院一位基建处长打来的,说是北京几个同学过来,要他这位大才子过去陪陪。
       挂了电话,屠友寀喃喃:“一手好厨艺被生意给毁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这才踩下油门。
      
       二
       接过老公递过来的菜时,曲霞问:“是谁呀,非去不可吗?”曲霞很意外也很失落。
       “呵呵,上帝,不去不行!老婆,我这就得赶过去了,下班高峰,容易堵车?!蓖烙褜u说罢,回到车上。
       “嗯,去吧,能不喝尽量别喝,身体最要紧?!鼻冀淮艘痪?。
       曲霞的脸上虽然挂着笑,但屠友寀却看到了她微笑后的担忧。屠友寀知道,那是爱。屠友寀一直知道曲霞十分爱自己,可惜,他更知道自己的内心其实并不十分爱曲霞。在屠友寀心里,他们的爱是强拽起来的,当初娶曲霞,纯粹是基于对曲霞的感激,尤其是他母亲重病那年,仅为邻居关系的曲霞,却始终像女儿一样为老人家端茶送水。所以,母亲临终前要屠友寀答应娶曲霞为妻时,仅稍微犹豫了一下,他就点头应允了。屠友寀是个充满浪漫情怀的男人,喜欢写诗,而且能歌善舞??汕际歉鲂愿衲谙虻娜?,除了侍弄一点花草,几乎再无其它爱好。屠友寀原以为自己可以慢慢影响她,然而,这都十二年了,属于曲霞的文艺仍然只有一样——电视机里没完没了的肥皂剧。为此,屠友寀觉得很是无奈。
       目送屠友寀的车转了弯,看不见了,曲霞这才转身上楼。
       “爸爸呢?”儿子小圣从书房里走出来问刚进门的妈妈。
       “出去应酬了。你作业好了?”
       “早好了,我明明听到爸爸的声音,怎么又出去了!”小圣说着走到了窗前,探身看楼下,试图看到父亲。
       小圣这个细节让曲霞陡然心里一颤。小圣是个特亲人的孩子,尤其亲爸爸,可这段时间,屠友寀一直都早出晚归,小圣很难得有机会跟他爸亲昵。
       “小圣,想爸爸了?”曲霞也走到窗台边,摸着小圣的头柔声问。
       “好久没跟爸下棋了……”小圣拿开妈妈的手,嘟着嘴走到沙发前,拿起躺在沙发垫上的电视??仄?。
       电视机是一台超大屏幕的索尼智能电视??吞沧颁甑霉坏荡喂桓竦?,这套欧式沙发也大得可以,跟这个大客厅很相配。这之前,曲霞十分满意老公的装修眼光,该雅致的雅致,该阔绰的阔绰,该奢华的奢华??烧饣岫?,曲霞却突然觉得这里太空旷,太寂清了,以致于站在窗台前的自己竟看不到沙发里的儿子,她甚至蓦然生起了几分惧意,感觉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渺小如蚁的小人儿,与偌大的房子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反差。
       这种感觉让曲霞好生恐惧。她赶忙停止这种幻想,下意识回转身子,像儿子先前一样看向了楼底的停车场??墒?,屠友寀仍然没有出现,他不可能丢了巴结客户的机会抽身回家来陪伴妻儿。
       “唉!”叹了口气,曲霞终于回神过来。木然地扫了一眼电视上闪烁的画面,又看了看镜子里的儿子,然后进了厨房。
      
       三
       屠友寀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他已经没法开车,只得叫了代驾把他送回来。
       曲霞没睡,她一直在等着丈夫,这是她的习惯。也正因如此,除非出远门,屠友寀从来不在外面过夜,再晚也要回到家里住。
       “没办法,硬是被逼着喝了两杯,还偷偷倒掉半杯……”屠友寀的舌头已经短了,但神智一点没迷糊。进门就对迎上来的妻子说。
       “赶快倒沙发上躺一下,我给你调一杯葛粉去?!彼底?,曲霞搀着屠友寀坐到沙发上,然后匆匆进厨房给丈夫冲葛粉。
       “小圣睡了?”没等妻子泡好葛粉,睁开眼,屠友寀又挣扎起身,想去小圣房间看看儿子。
       “这都多晚了,别吵醒他,明天他还得上学呢?!备蘸们级肆烁鸱厶莱隼?,赶忙止住了老公。
       “我就想亲儿子一下……”屠友寀认真地说。
       “好了好了,以后多抽时间陪陪他就行,先赶紧把葛粉喝了?!鼻冀铀偷酵烙褜u唇边。
       “老婆,钱还够花吗?”喝完葛粉,屠友寀问。
       “还有点,但这个月开销好像大了点,剩得不多了?!鼻妓档目笾傅氖巧细鲈潞兔妹萌チ艘惶松虾?,买了几件首饰和衣服,花了差不多万把块钱。
       “哦,没事,差不多时跟我说一声,正巧这段时间几笔账还没结,我身上也没现金?!蓖烙褜u回头解释。
       “还好吧,这段时间?”曲霞边拿过一件外衣给丈夫披上边问了声。
       曲霞从来不过问屠友寀公司的事,这点她很有数,公司经营的是体育用品,她压根不懂,而且,她一直信服丈夫的能力,自觉公司里的事根本不用她来操心。何况,屠友寀也从来不过问她花钱的事,每个月都会主动给他一到两万块钱的家居费用。
       “还行吧,一直都那样!”屠友寀不动声色地说。
       “嗯嗯,那就好。对了,老公,小圣班上一个同学请了一个书法老师,才一个多月,字就很有模有样了,要不,我们也请他来教教小圣?”曲霞说是征求丈夫的意见,但她知道丈夫肯定会答应的。
       “啊,多少钱?”屠友寀很难得有这种反应。
       “300块钱一堂课,按说也不贵。怎么了?”曲霞稍感诧异。
       “嗯,没怎么,你决定就是啊?!蓖烙褜u冲老婆笑了一笑,并随手揽过妻子,但自己却闭上了眼睛。
      
       四
       曲霞第二天早上就去找了那个有着中书协会会员头衔的书法老师,去时,还拿了屠友寀书房里的一条软中华香烟和两瓶上好的白酒。屠友寀不好酒,抽烟也不讲究,但书房里常备了送人的名烟名酒。生意人的风格。
       那位姓谢的书法老师当然愿意教,只是,听了曲霞说她老公是做生意的,谢老师又说,他其实跟各级书法协会的重要人物都有密切联系,如果曲霞想让儿子在书法上崭露头角,他可以竭尽全力来辅导,争取半年内就让小圣的书法作品在省市参展。不过,那得多一点辅导费用,需要四百块钱一堂课。
       这是好事,谁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少年有成呢!想了想,曲霞立即同意了谢老师的建议。而且,应谢老师的要求,曲霞当即支付了30节课的费用,一万二千块。
       回到家,曲霞便给屠友寀去了电话,很兴奋地把儿子即将拥的荣耀告诉了屠友寀。说完这事,曲霞顺便提了句,手上的钱差不多了,让他提点钱出来。
       曲霞和谢老师聊时,屠友寀正在教育局后面的怡馨茶楼等着与仇副局长会面。这个会面是仇副局长主动安排的。接到他电话时,屠友寀颇是兴奋,估摸那几所希望学校的项目应该会成功了。要知道,去年下来市场一直不景气,屠友寀不但没挣到钱,而且,因为产品质量出了些问题,在纪检委的干涉下,他之前好几个项目都被退了回来,颠来倒去,一年不到,他赔下了近百万的钱。幸好,市政协一位朋友告诉他,市里正在着手规划下面几个县市所有希望学校的体育场建设项目,如果能拿下,那就是一个大收获。这个消息让屠友寀从黑暗中看到了希望,继而,他使尽浑身解数,半年多来几乎放弃了其它的一切,全力盯向了这个项目。这个仇副局长,正是市里指定的项目负责人。
       然而,屠友寀万万没想到,这个仇副局长主动安排的会面对他来说却是个厄运。
       仇副局长一坐下就将一个锦盒放到了茶桌上,面无表情地轻声说了一句:“抱歉,秦副市长专门为这个项目打了电话过来,你懂的。所以,屠总……”然后将那个锦盒推到对座的屠友寀身前。
       “??!”屠友寀的脸顿时煞白。
       “就这样吧!无功不受禄,帮不了你,自然就不能收你的东西。我还有事,先走了?!彼低?,仇副局长起身离去。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离去的背影很潇洒。
       这个锦盒里的东西是屠友寀之前给仇副局长的。为了让他收下,屠友寀可是费尽了心思,最后通过同学的表姐夫找到另一位同学,利用他妻子跟仇副局长是师范同学的关系,这才达到了目的。当然,这七扯八扯,屠友寀又花了不少钱,仅仅给仇副局长那位师范同学买的一块女表就花了三万。加上艺术品和名烟名酒名茶,疏通这块就花销了十几万。
       但对于屠友寀来说,那钱花得值,他十分清楚,只要仇副局长能收了自己的东西,这个项目就一定会属于自己。做项目哪能不投资呢!所以,屠友寀任何时候出手都挺大方,比如锦盒里的这方印,沙沐风大师的作品,市价不低于十万,而那仇副局长是个十足的沙粉,如此一来,项目还不手到擒来!万万没想到的是,不知哪冒出个竞争对手,竟拽出了秦副市长来关照这个项目。
       屠友寀打开锦盒,取出里面的这方印拿在手上转来转去。眼睛盯在上面,但他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他觉得脑子一片空白,除了转动着玉印的手指在动,身上其它所有能运动的部分全都静止了。
       曲霞就是这会打来的电话,除非紧要的事,曲霞很少给他打电话,所以,这个电话倒是让静止中的屠友寀动了起来。然后,像是回答人家问“吃过了没有?”,他回答说“吃过了”一样木然机械。挂了电话,屠友寀又静坐一会,直到服务员问还要不要续水,他这才起身起离开。
      
       五
       回到车子里,屠友寀才想起先前曲霞说钱用得差不多了。于是,他摸出手机,拨通了公司财务小曾的电话。
       “账上有钱吗?”屠友寀问。
       “还有四万五,您要钱吗?”小曾回。
       “四万五?才四万五?”屠友寀又是一惊。他知道财务已经没多少结余了,但没想到只剩下这么一点。
       “嗯呢,只有四万五了,而且,三天后得付房租,接着又得发放这个月工资?;共钊蛭宀拍艹制侥??!毙≡卮?。
       “哦,知道了,没事,这几天会有钱进账的?!彼低?,屠友寀挂了电话。
       “吕总,最近好吗?”屠友寀又打通了一位客户的电话。
       “喲,屠总。好?哪来的好?这背景有几个能好得起来??!”电话那边的吕总显然一接电话就知道是要账,没等屠友寀说出意图就先哭起了穷。
       “唉,也是??墒?,吕总,这段时间太紧张了,要不,你看想想办法帮我结一下去年的账,不多,才八万。至于今年的就缓缓,怎么样?”屠友寀脸上堆满了笑,但心里头在哭,他已经知道,这位吕总的货款又要不到。
       “屠总,您知道,我这个批发部做的都是学校的小单生意,这两年学校管得那么紧,哪有生意??!唉,这年头,做生意的就不是人!”这位吕总说的是实话。以前的生意做得好好的,鬼知道这两年一落千丈,原先五个铺面都火爆得很,可去年下来,他已经盘了两个铺面给别人,剩下的三个铺子也是门庭冷落。
       “好吧,但愿市场很快会景气起来。挂了哈,再联系!”屠友寀只得挂了电话。

    共 15837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男人的肩膀是什么?自然就是家庭的靠山。男人辉煌的时候,是家庭的依赖和骄傲;男人举步维艰的时候,肩膀上扛着的依然是担当和责任。屠有寀就是这样的男人。作为商界人士,他成功过,但成功并不代表着一路辉煌地走下去。他的生意遇到了厄运,面临着即将破产的可能。他想拯救自己的事业,却不想让妻子为她担忧,又不想欠下朋友的人情债,更不想拖欠员工的工资。压力比山大,他还是决定自己去扛;再苦再难,他还是默默地咽下。他是一个性情中人,一个真男人,历经风吹雨打,倔强的脚步却一刻不曾停下。小说情节跌宕,人物塑造丰满而成功,能多角度、全方位地刻画人物形象,尤其是心理描和语言描写,既展现了人物的音容笑貌,又呈现出人物的思想感情。佳作,力荐欣赏!【编辑:独倚梅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5050004】【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0514第0052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独倚梅树        2019-05-04 00:38:15
      感谢茧庐主人老师带来的佳作!小编能力有限,难免理解欠缺。若有不妥,诚望海涵!祝您撰安!
    回复1 楼        文友:茧庐主人        2019-05-04 10:04:28
      十分精准到位的点评!辛苦您了,非常感谢!
    2 楼        文友:杰克船长        2019-05-04 09:48:12
      面对生活和生意上的种种不顺,作为一个男人屠有寀,死死地扛,咬着牙地扛,为自己的家遮风挡雨,是个真汉子;面对在心灵上有契合点,与自己合拍的农水清,坚持自己的底线,他是个合格的丈夫;得知岳母病重,当机立断卖画筹钱,他又是个孝顺的男人......但是这一切合格的男人后面是一个承受着生活和精神苦难的自己。茧庐主人老师给读者们刻画了一个栩栩如生丰满的屠有寀,同时运用了大量的环境描写来衬托人,推动情节的发展,技巧纯熟。杰克致敬,向老师虚心学习。
    回复2 楼        文友:茧庐主人        2019-05-04 10:03:53
      非常感谢船长褒奖!遥敬香茶一杯!
    3 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19-05-04 13:56:53
      能将一个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咬牙坚持在创业、家庭第一线,在一片尔虞我诈的商战中坚守道德底线,在接踵而来的打击面前仍然独自抗起全部重负的男人,刻画得如此栩栩如生,磕算得是大手笔了。好文!
    回复3 楼        文友:茧庐主人        2019-05-15 19:01:34
      最该感谢的是您和社长。辛苦了!致敬!
    4 楼        文友:啸竹        2019-05-07 18:13:32
      好文加精是必须的,祝贺兄台又获精品,盼精彩不断。
    ( (
    5 楼        文友:啸竹        2019-05-15 10:26:22
      祝贺老师又获绝品,盼精彩不断。遥祝夏安!
    ( (
    回复5 楼        文友:茧庐主人        2019-05-15 18:59:49
      谢谢!祝夏安!
    6 楼        文友:之中        2019-05-15 16:19:39
      男人不易,有责任心的男人更是压力山大。这篇小说很好塑造了"这一个"男人形象,感人至深。祝贺晋绝!
    回复6 楼        文友:茧庐主人        2019-05-15 19:01:05
      这篇其实还有很大问题。以后有时间再改改吧。问好!
    7 楼        文友:情满鄱湖        2019-05-15 20:53:33
      祝贺老师作品晋绝,学习了。
    心若在,梦就在
    8 楼        文友:杨子        2019-05-16 09:10:16
      恭贺老师的文获得绝品!
    ( (
    9 楼        文友:铃兰静开        2019-05-16 21:33:48
      细细拜读了主人的绝品小说, 笔法娴熟细腻,人物形象刻画生动,給读者留下深刻印象,学习了!
    回复9 楼        文友:茧庐主人        2019-05-22 13:13:35
      非常谢谢,问好!
    10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9-05-23 16:06:15
      小说以白描的艺术手法,生动再现以屠有寀为代表的灰色小物生意场上受挫、家庭负累沉重的人生囧途,揭示炎凉世态,披露人情冷暖,漫卷商海暗潮,闲话官场风云,看似轻描淡写,却使得屠有寀这位至情至性、勇于担当男子汉形象生灵活现,立体丰满。小说生活气息浓郁,主旨积极向上。力荐赏析。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北京快3五星定位胆视频_北京快3五星定位胆技巧 玉林5.2级地震| 张玉宁伤退| 食神| 食人岛| 国考| 刘涛| 第六感生死缘| ig电子竞技俱乐部| 电影天堂| 人在囧途|
    玉林5.2级地震| 张玉宁伤退| 食神| 食人岛| 国考| 刘涛| 第六感生死缘| ig电子竞技俱乐部| 电影天堂| 人在囧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