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i4ktc"><object id="i4ktc"><cite id="i4ktc"></cite></object></button><li id="i4ktc"><acronym id="i4ktc"><u id="i4ktc"></u></acronym></li>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影视戏曲 >> 【荷塘】爆花记(戏曲)

    编辑推荐 【荷塘】爆花记(戏曲)


    作者:山外青山 童生,616.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93发表时间:2019-04-29 23:23:22
    摘要:男婚女嫁千古事,世事风俗各不同。八十年代“文革”结束百废待兴,农村经济滞后人们生活因窘,婚嫁陋习成风。常大伯李大妈陈旧的婚姻观,体现了那个时代思想的落后与荒唐。一对恋人积极的婚姻态度教育了二老,打消了彼此索要彩礼的念头。 虽是八十年代的故事,如今依然有教育意义,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公理良俗需要共同的维护和坚守。

    时间:八十年代日
       地点:农村
       人物:常大伯,男,农民,五十多岁,常家岔大队社员。
       李大妈,女,农民,五十多岁李家洼大队社员。
       明明,男,农民,二十六岁,常大伯之子。
       云云,女,农民,二十三岁李大妈之女。
      
       【二幕前,常大伯肩挑爆米花机上。
       我常家岔大队社员老常,老伴不幸早亡,丢下儿女一双,儿子明明,二十六咧还没找下对象。听说他跟李家洼一个姓李的姑娘时常来往,我托人去说,谁知她妈一开口就要“三转一响”。前天那女子叫人捎来了一封开口信,明明出差不在,我一看,伢问我明明要表哩,写的是洋码码字,也不知人家要的是上海表还是延安表?国产表还是进口表?我翻遍了箱子、柜子、炕角角,东拼西凑钱也没借够。
       (唱)心中暗把亲家怨,
       你不该养女图赚钱,
       但愿此去随人愿,
       给我儿挣下定媳妇的钱。
       嗨,这人到了着急处,就有个出奇处。前天我到杨家坝他三姨家借钱,有人跟我打听我女子芳芳哩?。ㄓ?,又停)这爆花儿生意咱还是大闺女上轿,头一回哩,叫我先试着吆喝吆喝。(大声)爆米花儿咧——爆米花儿咧——爆米花,大米黄豆包谷花,加点糖精甜沙沙,又香又脆哄娃娃,燥米花咧爆米花——(边喊边挑担子下)
       【二幕启,村头,李大妈家门前,李大妈上。
       李大妈(唱)欢歌笑语遍山洼,
       青山处处开鲜花。
       镇上召开交流会,
       乐坏了大人和娃。
       我有心去赶会,
       心中有事放不下。
       定儿媳要用钱头皮发麻。
       唉!听人说我娃在县拖拉机训练班里对了个象,女子长得就像朵花,可就是伢包得严严的,给我当妈的都不透一点气气。前几天杨家坝他姑父捎来个话,说他见了明女子他爸,背地一打听,你估伢说了个啥?就说我才跟伢女,婿家要了个“三转一响”,寻亲威朋友借了七八家还不够数,这还把人给愁死呀!
       常大伯幕后喊:“爆米花咧——爆米花咧——”
       李大妈:正在作难哩,可来了个爆米花的。卖米花糖这生意有人干过,可是个赚钱的买卖,一碗米就能爆个半笼子,爆些米花做成米花糖拿到会上去卖,赚线给我儿订媳妇呀!对,就是这个主意!
       (向内高喊)燥米花的,过来哟!
       (老常内答):来啰!
       李大妈:(唱)看起来我儿有福气,
       正在发悠来了个爆花的。
       米花糖拿到镇上去,
       一个赚十十赚百。
       一岁五十都凑齐,
       快交财礼迎儿媳。
       (向内喊)走快点哟,我先回去把米拿来。(下)
       常大伯挑担子上。
       (唱)不觉来到李家洼,
       有人高喊爆米花。
       边作生意边打听,
       老常顺便访亲家。
       这里是李家洼,我正好顺便打听一下我亲家的底细??汕虿桓叶硕伺錾险饫涎?!对,伢女子的信,我还带着哩(掏信)叫我先把她家门牌号码对一下。(常大伯从怀里刚掏出信,李大妈挎竹篮上。)
       李大妈:哟,爆花儿的,你还掏啥介绍信哩!
       常大伯:这不是介绍信。
       李大妈:那是个啥信?
       常大伯:是给人家捎了个信。
       李大妈:没看出你爆花儿还捎带着学雷锋哩,给谁家捎的,让我帮你寻。
       常大伯:不……不……
       李大妈:你都一把胡子的年龄了,一会儿是,一会儿不的。到底是个啥信,叫我一看便知。你甭小看我,我在扫盲班还领了文凭哩!(伸手要信)
       常大伯:(为难的)嘿嘿,这是,是恋爱信……
       李大妈:(急忙缩手)啥?头发都白了还谈恋爱哩!
       常大伯:我?等我下一辈子变个小伙子再说吧!
       李大妈:那,你是给当介绍人哩?
       常大伯:我是给我儿办事哩!(将信揣进怀里)
       李大妈:哟,哪还有当老子的给儿媳妇送恋爱信的哩!
       常大伯:我一时也给你说不清白,来,咱先爆米花。
       李大妈:对,我差点都忘了。甭忙甭忙,咱先把价钱说好了着。
       常大伯:两毛一锅。
       李大妈:啥?(唱)
       你这老汉心太重,
       两毛一锅要的凶。
       爆米花不定高科技,
       你休想把我老婆哄。
       常大伯:我要的凶还没有我外亲家要的凶呢!
       (唱)说什么心重要的凶,
       说什么我得了钱痨病,
       你要不爆我就走,
       会上爆花的排队把我等。
       (常大伯挑担欲走,李大妈急阻。)
       李大妈:唉唉,咱再商量,你先甭急着走嘛!
       常大伯:嘿,好我的老嫂子,要不是我亲家要的“三转一响”,你请我还不来哩!
       李大妈:闲话少说,咱爆花儿。
       常大伯:咱可把话说到头哩,两毛一锅。
       李大妈:咱这是大宗买卖,一毛五。来,咱快动手!(说着就去摆摊子)
       常大伯(急阻)啥?(挑担要走)
       李大妈:(忙拉)咱为娃的事,胸口子砸一锤,一毛八,可否?
       常大伯:墙上挂竹帘一没门。(又挑担走)
       李大妈:(拉住不放)唉,两毛就两毛,爆哩,爆哩!
       常大伯:快寻柴火去。
       李大妈:啥?还要贴赔柴火哩!
       常大伯:这是爆花的老规程嘛,谁爆谁拿柴火,这就叫互助协作。
       李大妈:互助协作,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你咋没说光要柴火不要钱哩!
       常大伯:你到底爆不爆?(挑担又要走人)
       李大妈:(赶忙拉住)你等着,我取柴火去。(下)
       常大伯:快点,时间我可耽搁不起。
       李大妈(内应)你不要走,我就来咧!
       常大伯:你放麻利些哦!
       (唱)老常我今日真悔气,
       大半天没有做生意。
       头一椿买卖不顺利,
       为儿媳还得受委屈。
       越思越想越脑火,
       怪只怪碰上扯皮的。
       (李大妈抱柴上。)
       李大妈:今日个叫你把便宜都沾扎咧!(欲往锅里倒米)
       常大伯:(把米放一旁)莫忙莫忙,这锅还得预热预热。来,老嫂子,给咱搭把手,把柴架上。
       李大妈:今日叫你坑住了,架子还不小,叫我侍候你哩!(架火)
       常大伯:老嫂子,别生气,咱烧起来哟!
       (唱)手拉风匣响啪啦啦,
       我给老嫂子爆米花。
       李大妈(唱)铁锅转的呼啦啦,
       我看你生了双铁指甲。
       常大伯(唱)嫂子莫要把人骂,
       老常也是没办法。
       李大妈(唱)我问你家住哪达,
       得是常年爆米花?
       常大伯(唱)我家住在常家岔,
       祖祖辈辈种庄稼。
       赶集串乡爆米花,
       锅把子我头回抓。
       李大妈:(唱)农业要实现机械化。
       人人都努力搞生产,
       你为何出米爆米花?
       常大伯(唱)提起这事把人肺气炸,
       怪只怪死去的娃他妈。
       她不该生下儿子娃,
       害的我老常烟米花。
       李大妈:这才给怪了,老婆子给你养了儿,你倒怪起她来了。
       常大伯:唉,一言难??!(突然悲伤起来)老嫂子,咱光顾说话哩,你快提住口袋接米花。
       李大妈:莫忙!莫忙!(李大妈张开口袋,一只手捂住耳朵,一只手战战兢兢地提米花口袋。)
       常大伯:不要怕,不要怕,这又不是原子弹。
       李大妈:(??诖?,师父咋没响声,是个哑弹!米花咋不见?
       常大伯:新式武器消声弹,功能不一般。
       李大妈:你还跟我要钱哩,你把我的米都烧的不见咧,你得赔我的米!
       常大伯:(急忙看口袋)明明在锅里它还能飞了不成?
       李大妈:没飞设跑,咋不见了?你拍是个变戏法哄人的骗子手吧?
       常大伯:(着急地到处找,发现盛米的篮子)嗨,你看把人忙话的,刚才是预热锅哩,米就设往里头倒嘛,闹了一场虚惊。
       李大妈:唉,你咋是个外行,就凭这手艺还想挣人钱哩!
       常大伯:你甭门缝里看人,把人看偏喽,等一会给你露一手,麻烦你给倒杯茶水喝。
       李大妈:今儿个让你占便宜了,我算倒了霉了,碰上你个难缠鬼!
       常大伯:你说碰上了个啥了?
       李大妈:我说碰上了个爆花的,还说啥来,你等着,我给你端茶去。
       常大伯:这还差不多。
       (李大妈端茶上。)
       李大妈:给,你喝好了赶快干,我也心里有事急着哩!
       常大伯:你也心里有事哩,这真是有事的碰上个有事的,爆花的遇上个卖花的。(将米装人锅内)
       (唱)爆花机滴溜溜转,
       越思越想心越烦。
       李大妈(唱)叫声老哥心莫烦,
       有啥心事对我谈。
       李大伯(唱)我儿今年二十六岁半
       儿瞅媳妇受熬煎。
       李大妈(唱)受熬煎来作了难,
       看起来咱俩病相连。
       常大伯:咦,听你这话的意思,你也为儿的亲事受作难?
       李大妈:对着哩,你到底给寻了没有?
       常大伯:不瞒你说,我娃自己瞅了个对像,就住这李家洼大队,说不上和你在一个村子里。
       李大妈:哦,女子叫啥名字?
       常大伯:姓李。
       李大妈:啥?姓李,我这村十有八九都姓李,你打听的女娃叫个啥?
       常大伯:叫个……(拍脑袋)你看这人老咧,这名字我咋也想不起来(欲从怀里掏信,又止,背白)差点儿把老底子给亮啦,名字叫啥花、啥叶,想不起来了。
       李大妈:既然你儿子找对象,你还有啥为难的?
       常大伯:唉!
       (唱)听人说我儿与她常来往,
       搞科研同学习情深意长。
       可就是婚姻事没有明讲,
       急的我睡不下吃饭不香。
       当爹的盼儿媳更把孙孙想,
       忙托人李家洼来找她娘。
       没料想她的妈是个老混帐,
       靠女儿赚银钱实在荒唐。
       一开口要的是三转-响,
       因此上才挑担游集串乡。
       李大妈:(唱)听他言我这里暗思暗想,
       八成是老亲家来到门上。
       他那里出恶言骂我混帐,
       倒叫我头难抬有口难张。
       万投想爆米花出这洋相,
       这场戏倒叫我怎样收???
       (背白)这爆花儿的才是我以女婿他爸,今日昨弄下这丢人事,叫人咋说哩嘛!
       李大妈:(背白)我才跟他要了个三转一响,他就害心疼哩,岂不知我比他还难场。对,我也给他说说我这满肚子的冤枉,好教他知道有的人比我这指甲还狠哩!
       (唱)叫老哥听我从头讲,
       说起来我比你更览枉。
       我的儿在县上学农机,
       杨家坝他姑父叫老旺,
       是个有名的热心肠。
       他把那女子他爸曾探访,
       才知他心狠手辣指甲长。
       常大伯(唱)听他言来心暗想,
       分明骂的我老常。
       本想到此把儿媳访,
       没料想碰上女婿的娘。
       她那里怒气冲冲骂声放,
       羞的我老脸没处藏,
       越思越想心越慌。
       李大妈:哟,啥事,一会儿把你急成这样子。
       常大伯:(掩饰地)我……我头疼。
       李大妈:(故意地)你咋也给头疼咧?
       常大伯:咳哟!
       李大妈:(突然想起)唉哟,咱俩个光顾着说话了,我的米还在锅里呢,怕早都烧成灰了!
       常大伯:(猛一惊)唉呀!我这头疼咧!
       李大妈:不管咋说,你先把锅开了。
       常大伯:我实实疼得历害!
       李大妈:把人给急死呀!
       常大伯:(计上心来,故作镇静)嘿嘿,这是高科技自动化新型设备,
       老嫂子,我看你这家具怕装不下一锅米花,你赶紧换个大笼子来,咱就开锅接米花。
       李大妈:你等看,我给咱取去。(下)
       常大伯(唱)不妙不能真不妙,
       一锅大米全烧焦。
       三十大计走为上,
       收拾担子赶紧跑。
       (常大伯桃?;耪帕锵?,李大妈提个篮子上。)
       李大妈:哟!咋不见人咧?爆米花儿的——爆米花儿的——
       (云云、明明同上。)
       云云:妈,你在这儿喊叫啥哩?
       李大妈:刚刚来了个爆米花儿的,米花儿没爆成,连米都给担跑咧!
       明明:姨,你甭急,我给咱撵他去!(急追下)
       李大妈:云云,那是个谁吗?
       云云:(不好意思地)妈,他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常家岔的常明明。
       李大妈:(悔愧焦急地)哎呀!你昨不早说,快叫他不要追咧,快把他叫回来!
       云云:妈,不要追了。
       李大妈:爆米花儿的八成是明明他爹。云云,快去叫他回来!
       云云:???明明——明明——(边喊边追下)
       李大妈:哎呀,要是我女子把这事跟明明一说,叫娃多不好意思。云云,明明快回来!(边喊边追下)
       (常大伯挑担狼狈跑上。)
       常大伯(唱)肩挑担子走得急,
       那管脚下高和低。
       悔不该借来这鬼机器,
       出尽洋相丢脸皮。
       多亏我便了个调虎离山计,
       明明内喊:爆花儿的,等等!
       常大伯(唱)
       小伙儿后边追得急,
       我加快步子回村去,
       你再喊我也不吭气。(挑担下)
       (明明急追上。)
       明明(喊)爆花儿的,等一等!(唱)
       爆花的前面跑得急,
       任凭你跑到天上去,也要抓住你!(追下)
       (云云追上。﹞

    共 537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具有喜剧色彩的情感戏曲。剧本采用说唱的形式,描写了一对年轻人渴望恋爱自由的婚姻观与家中老人要彩礼的陈旧婚姻观,两种思想的碰撞,必然会激起了生活的小波澜。有道是,男婚女嫁千古事,世事风俗各不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文革”刚结束,农村经济滞后,人们生活因窘,婚嫁陋习蔚然成风。常大伯为了儿子能娶上媳妇,他决定肩挑爆米花机子四处走街串巷,干些力所能及的活,正碰上女方的母亲李大妈。常大伯李大妈他们两个思想守旧,他们的婚姻观体现了那个时代思想的落后与荒唐。他们儿女积极的婚姻态度教育了二老,终于,他们打消了彼此索要彩礼的念头。 虽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故事,距今有些时日,但它对今天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公理良俗的维护和坚守仍有积极的意义。剧本设计巧妙,情节曲折,紧扣主题,表达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人们的婚姻观、价值观。值得细品,倾力推荐!【编辑:阿巧】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阿巧        2019-04-29 23:24:17
      感谢老师赐稿荷塘!祝愿老师创作开心!
    2 楼        文友:阿巧        2019-04-30 08:31:01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本是天经地义的事,却成了人们索要彩礼的借口,婚嫁陋习让人一些家庭难以承受。爱情不是买卖,真正的幸福要靠双手去创造。文章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北京快3五星定位胆视频_北京快3五星定位胆技巧 京东团购| 仓鼠| 马伯庸| 长信科技| 霍英东| 潘石屹| 吉大回应叫醒服务| 寻梦环游记| 苏轼| 中国扶贫基金会|
    京东团购| 仓鼠| 马伯庸| 长信科技| 霍英东| 潘石屹| 吉大回应叫醒服务| 寻梦环游记| 苏轼| 中国扶贫基金会|